众所周知,埃隆・马斯克(Elon Musk)是特斯拉公司的 CEO。但同时,他也是太空探索技术公司 SpaceX 的 CEO,还领导着隧道挖掘公司 The Boring Company 和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。随着 440 亿美元收购推特(Twitter)交易的完成,马斯克又成为了这家社交媒体平台的 CEO。分析人士称,对于已经严重超载的马斯克,很难再兼顾上述所有公司

2.png

当前,马斯克有太多的事情要做。在以 440 亿美元收购推特后的一周里,他不仅解雇了推特的高级管理层,还解雇了数千名员工,并宣布自己为推特 CEO 和唯一的董事。与此同时,马斯克还利用推文和表情包,公开讨论了一项令人质疑的商业计划:每月向用户收取 8 美元的费用,以获得“蓝 V”认证。

然而,所有这一切只是马斯克的一个“新副业”而已。作为全球首富,马斯克可能是最忙的人。除了要重塑推特,他还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、火箭制造商 SpaceX、隧道挖掘公司 The Boring Company 和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的 CEO。

他将如何同时管理和领导所有这些复杂的项目呢?之前,他的表现可能已经参差不齐了。将来,可能会变得更加参差不齐。哈佛商学院教授戴维・约菲(David Yoffie)表示:“一位 CEO 不可能同样有效地管理 4~5 家公司。这也不应该是我们所期待的。”在马斯克的其他企业面临严峻挑战的同时,又在一个陌生行业的公司(推特)担任新 CEO,只会让管理这些企业变得更加困难。

特斯拉已经够忙了

对马斯克来说,现在也不是从特斯拉分心的好时机,后者是马斯克旗下最具价值的公司。在马斯克的管理下,特斯拉在电池技术、生产和自动驾驶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,汽车销量也迅速提高。今年第三季度,特斯拉在全球交付了 34.3 万辆电动汽车,同比增长了 1/3 以上,令人印象深刻。但与此同时,特斯也拉面临着来自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压力,他们也在积极生产有竞争力的电动汽车。

未来几年,仅在美国,就将有十几款来自不同品牌的新电动汽车亮相。今年 6 月,美银美林(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)曾在一份报告中称,到 2025 年,特斯拉在电动汽车市场的份额可能从 2021 年的 70% 多下降至 11%

此外,特斯拉还面临着多起诉讼,主要与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事故相关。上个月有报道称,美国司法部还对特斯拉的“全自动驾驶”软件包展开了刑事调查。虽然被称为“全自动驾驶”,但事实上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。

最近几个月,自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计划以来,特斯拉的股价已大幅下跌。哈佛商学院教授约菲说,这可能是一个迹象,表明投资者担心马斯克的工作量太大了,分身乏术。2018 年,当特斯拉遭遇生产吃紧问题时,马斯克迅速召集工人加班加点生产,他自己也在工厂睡了几个晚上。但将来,再遇到类似的危机时,他可能没有时间再参与进来。

约菲说:“从根本上讲,马斯克是一个微观管理者。如果他在当初那段时间收购了推特,就不可能再给予特斯拉任何关注。”

SpaceX 和 The Boring 挑战重重

在 SpaceX,马斯克既是 CEO,又是首席设计师。不仅有繁忙的日程安排,也面临着一些复杂的管理挑战。美国宇航局(NASA)的一名官员上周表示,SpaceX 的“星际飞船”(Starship)最早可能在今年 12 月进行“处女航”

去年,SpaceX 与 NASA 签订了一份价值 30 亿美元的合同。NASA 将使用 SpaceX 的重型火箭“星际飞船”,在 2025 年左右将人类送上月球。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(FAA)今年 6 月曾表示,SpaceX 需要对“星际飞船”采取 75 项缓解措施,以减少对环境的影响。目前,FAA 尚未批准“星际飞船”的发射。

与特斯拉和 SpaceX 相比,马斯克的另外两家公司 The Boring Company 和 Neuralink 更年轻一些。前者成立于 2016 年,在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完成了隧道原型;但连接纽约和华盛顿特区、芝加哥市中心和机场,以及洛杉矶市中心和道奇体育场(Dodger Stadium)的地下通道计划,已陷入停滞。

2017 年,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The Boring Company 占用了他 2% 至 3% 的时间。最初,马斯克想建造一种“超级高铁”(hyperloop),即利用加压管道和磁悬浮技术,让列车高速通过。但如今,他已放弃了这个想,并拆除了位于洛杉矶的一条测试隧道,将其变成了一个停车场。

Neuralink 也成立于 2016 年,是一家脑机接口公司,从事神经科技、脑机接口等前沿技术的研究。马斯克此前曾表示,他计划在 2020 年前获得监管部门对脑芯片的批准,并将于 2022 年开始人体试验,但实际进展显然已经落后于该计划。

另外,对马斯克来说,Neuralink 不仅仅代表着商业利益。今年 7 月还有报道称,2021 年 11 月,马斯克与该公司的一名高管希冯・齐利斯(Shivon Zilis)生下了一对双胞胎。

哈佛大学助理教授安迪・吴(Andy Wu)认为,马斯克的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的模式,即需要通过巨额资本投资、大胆押注,以及说服员工和投资者相信更大的使命,来解决一些复杂的问题。

但此次对推特的收购,目前还不符合这种模式。安迪・吴称,他对马斯克迅速重组推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但他还没有看到马斯克关于推特使命的明确表态。

马斯克收购推特后,并没有像特斯拉和 SpaceX 那样,提供一个明确而鼓舞人心的工程目标。相反,他对言论自由的明显关注,似乎与安全而有利可图地运营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所面临的挑战,有些格格不入。最近几天,马斯克似乎放弃了他之前所说的,将放松 Twitter 内容审查的建议,这让他的一些支持者感到沮丧。

个人生活与商业技能区分对待

当然,安迪・吴同时表示,我们要把对马斯克政治或个人生活的厌恶或狂热,与对其商业技能的评价区分开来,这一点很重要。安迪・吴称,同时兼任多个 CEO 职位也并不是没有先例,许多投资者就在多家初创公司扮演着积极的作用。一个显著的例子是,史蒂夫・乔布斯( Steve Jobs)被苹果公司解雇后,就同时在皮克斯(Pixar)和 Next Computing 工作,而且在两家公司都做出了非常有创意的事情。

当然,安迪・吴又指出,相比之下,特斯拉和 SpaceX 的管理可能要复杂得多,也更具挑战性。不管怎样,马斯克的一项才华,一直推动着他的各项事业,且没有发生冲突。那就是积极利用推特这个社交平台,包括与用户互动、炒作投资者,以及攻击批评者。

约菲称,马斯克在推特上的这一系列举措,让特斯拉及其股价受益匪浅。如今,掌控了这个曾经帮助他提升个人品牌的平台后,只会让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。约菲说:“他得到了规模惊人的免费公关。”